您当前的位置是:新道教育网 > 招生考试 >
变形金刚2中英字幕_招生考试_新道教育
日期:2019-10-02 05:25  作者:新道教育   字号:[]  视力保护色: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主要测试京剧考生对本行当常见的唱段、念白等掌握程度,如西皮、二黄唱腔和引子、定场诗等。

  主要测试考生对本行当常见身段、把子组合的掌握程度,如走边、趟马、起霸、快枪、下场花等。

  根据命题,结合自己所学过的剧目写出人物分析,重点考察考生对剧中人物的分析能力及文字表达能力,以及对京剧基本常识和基本理论的了解。

  ①弦乐各专业演奏两首自选曲目(西皮、二簧或反二簧,两种把位即可,不得演奏曲牌及独奏曲),以独自演奏形式应试,不得陪考。

  ①自选曲目不得与一试曲目重复,所有考生需两种把位演奏。(不得演奏曲牌及独奏曲)

  of Chinese Theatre Arts)始建于1950年,是文化部与北京市政府共建的一所培养戏曲艺术高级专门人才的院校,是中国戏曲教育的最高学府。

  截至2014年3月,中国戏曲学院总占地面积5.4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9.5万平方米。学校设有10个教学单位,有14个本科专业和25个专业方向,有一级学科硕士点2个、二级学科硕士点1个。学校有在校学生2543人,其中,全日制本科生2048人,研究生268人,第六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50人,继续教育学生177人。

  戏曲形体教育 初试 2月27-28日 基功、武功测试、摹仿能力测试 2月25日

  注:各专业方向身高要求:舞蹈表演:男生不低于173cm,女生不低于163cm。

  北京曲剧表演:男生不低于172cm,女生不低于160cm,有特殊技能者可适当放宽对身高的要求。

  戏曲导演 初试 2月25-26日 戏曲片断表演(5分钟)、命题编讲故事 2月22-23日

  戏曲影视导演 初试 2月25-26日 图片解析并编讲故事 2月22-23日

  数码影像设计 一批 初试 2月29日上午 人物头像素描 2月26-27日

  展开全部钗、黛二人来至王夫人处,探春忙站起来。王夫人命探春在东,钗、黛在西坐下。只见来旺家的进来回道:“丫头们春季贴衣银,向例月中给的,因为短住了,还得迟几天才能够发。若不能迟,二奶奶马上打算发给。先叫奴才来回太太,二奶奶停一会就来。”王夫人道:“这是件什么大事,要按着呆日子?迟不的吗?”来旺家的道:“因为有人背地里抱怨,说些不尴尬的话,二奶奶才叫奴才来回。”王夫人道:“你去告诉二奶奶,说我吩咐的,迟些不妨。若访出谁在背地里嚼舌,只管处他。”

  来旺家的退去。王夫人对钗黛二人道:“当家人最难。这项银子发迟了,他们就背地里抱怨。你凤姊姊事多,偏又短住了。这可难不难?”黛玉站起来道:“甥女此时不比以前,该说的话既想到了,不敢不回,不能不说。自此以后,这项银子竟捐免了。现在不但咱们的衣服很多,连紫鹃们的衣服也穿不了。不如每季将咱们的旧衣挑些给上等的丫头们,上等丫头穿过的匀些与中等的,中等的又与下等的。这么套答下去,都有衣穿,又省了这项靡费。几年头里,甥女留心看去,他们将这项银子并不都做衣穿,办些不要紧的花粉、香袋、带帕之类。银子拿出去叫人买办,要剥去几层,究不得实惠。这并非待他们刻薄,毕竟得件衣服,总强似零星物件。丫头们的银钱,替他积聚些,每天做事,不使他们过于劳苦,这就是思典了。至于裁去这项,每年也省得上千银子。再者年来使用比前更繁,人不敷出,即便有余,也要有个成算,才是长久之计。”王夫人笑道:“我的儿,依你这话,好的了不得,正合我的心。往后你想到的事,只管说,我也少操些心。你们回去吃饭,我这里不用侍候了。”钗黛二人回来,宝钗道:“妹妹,你将来要端在凤姊姊头上去了。”黛玉微微一笑。

  再说宝玉夜间先来宝钗房里闲谈,宝钗知其急于要找黛玉,便道:“你不去陪你心上的人,在这里捱什么?”宝玉道:“再坐一会。”宝钗拉他起身,笑盈盈低吟道:“新偶两情牵万种,春宵一刻值千金。’还不快去!”宝玉道:“姊姊又打趣咱们了。”宝钗道:“不是打趣,怕你得罪了他,又要负荆。”

  宝玉笑着过这边来。黛玉已卸妆静坐,见宝玉来,问道:“你笑什么?”宝玉将宝钗所吟之句说出,黛玉道:“你明儿把我昨夜那些话都告诉他,使他心里释然自安。”宝玉道:“照你所说,不遗片言,如何?”黛玉点点头。宝玉见黛玉穿着玉色绣花短袄,桃红三蓝花裤,越显得百媚干娇。两人宽衣,拥衾而坐。宝玉道:“先前太太告诉我,说你回的话很好。又夸你才做了几天媳妇,就办了这件事,每年省却一大宗银子,喜欢的了不得,说你比凤姊姊还强。”黛玉道:“他的才干有什么稀罕?如何及得宝姊姊同探妹妹?他不过一味泼辣罢了。我将来总要把他按下去,出出我的气。”宝玉道:“我劝你不必合他赌劲儿罢!”黛玉道:“我自有道理,你瞧罢咧。”宝玉道:“不要瞧了,又要闻了。”二人睡下,黛玉道:“安稳些睡,不要闹了。”宝玉道:“咱们虽同眠了四夕,倒虚度了两宵。弓马既未熟娴,忽又操三歇五。‘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黛玉道:“旦旦而伐之,可以为美乎?”宝玉道:“适可而止。”两人心畅情谐,更复兴浓乐极。

  次日,宝玉将黛玉前宵所说的话,细细告诉宝钗。宝钗渐听渐惊,越听越喜,向宝玉道:“我枉然合林妹妹相好,竟不知他有这等胸襟淑德。我着实爱他,感激他,敬服他。这都是老爷、太太合你我的福气,得他这个人长久同居。家道兴隆,都靠他了。”

  书归正传,过了几天,宝玉到宝钗房里来睡。宝钗推宝玉到那边去,无如西边早已闭门不纳,宝玉复到东边房来,说道:“林妹妹撵得我慌,他怕冷落了你。”宝钗道:“他虽如此,我心里过不去。”宝玉道:“格竖我陪你几夜,又去伴他。”是夜,宝钗极尽柔情,笼络粘住宝玉,闻了又闻,不觉惊异道:“怎么你身上也有些香气?”宝玉道:“这是惹了林妹妹的。”宝钗道:“他那香味,你常抱着他,连你也香了。这是他绝妙之处,咱们万不及他。”宝玉道:“姊姊另有一种香处。他的肌肤细嫩洁白,尚未及姊姊这般丰腻。你二人,一个肤如凝脂,一个香如转蕙。我三生缘分,何幸如此!”宝钗道:“你身上将次转蕙,还要凝脂才妙。”宝玉忽将宝钗紧紧一把箍住,不肯放松。宝钗道:“好兄弟!放了我。这是怎的?”宝玉道:“我贴着你,好沾你的脂。”宝钗道:“你可也是这样缠林妹妹?”宝玉道:“他那香是虚的,须得浮沾;你这脂是实的,必需紧贴。”两人一阵调笑,几度春风,恬然而息。

  宝玉伴宝钗后,又来袭人处道:“今日要重重酬劳你了。”二人就枕交欢,蜂酣蝶恋,不移时昏沉如醉。宝玉醒来,袭人伺候茶毕,笑问道:“两位奶奶谁好些?”宝玉道:“自然是玉奶奶强些。”袭人道:“不是问他二人才情品貌,是床枕风情。”宝玉道:“你猜。”袭人道:“我估量着宝奶奶为最。”宝玉道:“怎见得?”袭人道:“他那身子犹如羊脂捻成的,你抱着他可就迷了。再他那种水眼丰情,勾的人神魂飞越,可是的?”宝玉道:“你猜的却不差,我合他睡,已说不尽的妙处,但还不及林姑娘。”袭人道:“玉奶奶竟比宝奶奶还妙吗?”宝玉道:“他身上香气芳蔼温和,我一闻着就如醉如痴似的。再合他绸缪的时候,只见他娇羞抚媚,欲言不语,腮晕眼饧,肢柔气缓,妙到无可形容。我竟要化在他身上才好。”袭人道:“这评起来,玉奶奶第一,宝奶奶第二。”宝玉道:“你可知谁第三?”袭人道:“五儿。”宝玉道:“他们,我都没有领略过,现在是你第三。”袭人道:“别算我,只怕后来者居上也未可料。且别说他们,我还要重领酬劳。”于是二人连欢,之后再回黛玉这边来。此夜,宝黛二人几宵隔宿,不啻远归,其绸缪燕好比前又甚。

  次日王夫人早起,坐在炕上出神。玉钏儿捧着茶站了半天,王夫人还是呆坐。玉钏道:“太太,茶凉了,喝了罢。”王夫人猛然想起,向玉钏道:“你们可知道?宝二爷自然在林姑娘房里歇了,可也到宝姑娘这边来歇呢?他们三个人可都常在一块儿玩?”玉钏道:“请太大放心。玉二奶奶竟很贤惠,把二爷送到宝二奶奶房里歇了几夜,又到袭人房里歇了两夜,才回他房里来。二爷合二位奶奶和气得甚么似的,二位奶奶起坐不离。”王夫人道:“这么着,我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