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新道教育网 > 体育资讯 >
地主网_体育资讯_新道教育
日期:2019-03-15 04:28  作者:新道教育   字号:[]  视力保护色:

  原标题:赢德体育许绍连:中国体育经纪必须补上“规范”这一课丨里昂-维宁EDP学员专访

  有这样一个人,在知天命之年,放弃掉舒适的工作、安逸的生活,义无反顾投身于充满未知和挑战的体育经纪领域。他说,这么做不为名利,只想在职业生涯尾端,为中国体育经纪产业的规范和秩序尽份力量,这个人就是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三期学员许绍连。

  每个人都有一颗追梦的赤子心,许绍连为了追梦,放弃了20多年的媒体人身份,变成了赢德体育总裁,转变于他而言,需要勇气,也充满期待,而从致力打造规范经纪模式的赢德体育出发,他的选择,又多了几分未知和挑战。

  许绍连很open,很善谈,他的身上既有学者的影子,善于思考,找到隐藏在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又有商人的本真,不随波逐流,按照自己的行为准则做事。

  2017年5月,腾讯全资控股子公司赢德体育成立,总裁许绍连开始招兵买马,他想为中国体育经纪产业做点实事。

  过去20多年里,许绍连一直在媒体圈里摸爬滚打,20年间,他从血气方刚走到了不惑之年,从无名记者变成了知名媒体人。工作安逸而舒适,他本可选择一直终老。然而,45岁那年,他想改变一下自己。

  “做了20多年媒体,不管是经验、权力,还是资源、能力,应该说还是都有了一定的基础的,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而这份不安分背后,其实是许绍连看到了传统媒体领域的天花板,也包括自己职业生涯的天花板。

  “这种情况下,我就在想,能不能离开舒适区,去尝试一个新挑战。”许绍连所说的新挑战指的是从传统媒体行业跨界转型到新领域,而尝试无外乎两种结果:成功或失败。

  但真正下定决心迈出这一步他花了5年时间。“2007年,腾讯体育就向我发出过邀请,但直到5年后我才终于过来,但当时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完成在成都商报的工作后,再加入。”2013年2月25日,许绍连带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和对腾讯体育的承诺,离开工作多年的地方,到北京打拼,拉开了人生下半场大幕。

  在腾讯,许绍连主要负责体育资讯部运营工作。结果,他和团队抓住了从PC端向移动端转变的机遇,只用了一年时间,腾讯体育就把竞争对手甩在了身后。而这,也让他明白了传统媒体江河日下的原因。

  “互联网媒体是产品思维,核心是产品,内容依附于产品之上,而报社的产品就是一份报纸。”他深信自己选择来北京是对的。

  2014年,国务院颁布了46号文件,各行业人士认为中国体育产业的春天终于来了。然而,从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在资本裹挟下,体育产业并没有迎来真正的百花齐放,很多体育创业公司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依然在生死线上挣扎,资本也逐渐失去耐心,投资数额和数量开始下滑。

  对于这一现象,许绍连思考了许久,他认为,内因是体育的事业化内核并没有改变,外因是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绝大多数入局者们并不是为做体育产业而来,而是为做体育资本而来。

  “资本追求的是快速回报,但体育自身的特点决定了,这是一个需要长期高投入、低产出的领域,当然,体育产业一旦开始回报,就是持续且稳定的。”许绍连表示,基于这样的对比,这一时期,进入中国体育产业领域的资本不可避免地遭遇了滑铁卢。

  “但幸运的是,野蛮生长之后,国内体育产业逐渐变得理性。”他认为虽然近几年,在政策推动下,国内体育产业总规模以两位数速度增长,体育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连续增长,但还是暴露出很大问题,体育产业更多地集中在装备制造业,本应占有一定比例的中国体育竞赛表演业却一直没有做起来。而体育竞赛表演业能否繁荣决定了体育经纪能否繁荣,反过来,体育经纪如果能够做大,又会进一步推动体育竞赛表演业的健康发展。

  2016年,许绍连不安于体育资讯部的运营工作,将目光瞄向了更具挑战的体育经纪领域。理由是:体育经纪是体育产业发展的产物,在活跃体育市场和促进体育产业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作用。20多年来,国内体育经纪的不规范和不成体系,导致中国体育经纪一直没有形成气候。但在渐渐趋于理性的体育产业里,体育经纪的发展潜力巨大,值得一做。

  说干就干!腾讯公司给予了全力支持。2017年5月,腾讯全资控股子公司赢德体育成立,许绍连招来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为共同理想奋斗。当然他也深知,做体育经纪非常难,其风险之高,无异于虎山之行,所以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如果最终失败,我会这样告诉自己:事实证明你做媒体还行,但做产业不行。”但这种不行,不足以影响许绍连对自己整个人生的判断。

  可是如果成功了,他说:“我会在退休离开职场之前,对自我职业生涯进行一番回顾:还不错,我不仅能做媒体,还能做产业,媒体是我的理想,产业是我的尝试。”

  不管成功还是失败,许绍连做体育经纪的决心是坚定的,因为做这件事无关名利,而是有着更重要的原因:“可以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和层面,对中国体育有更深的认识。”

  许绍连说,广义来讲,体育经纪最早出现在足球转会市场,国际足联当时有明确规定,各地足球俱乐部都需要有经纪人,因此,体育经纪在足球领域相对规范。在中国,体育经纪已经走过了22年。

  但他也强调,中国足球的职业化运营和中国体育产业化过程不匹配,使得中国足球领域的体育经纪一直在低水平中发展,并且这种状况一直没有改变。

  “目前,中国体育产业里能称得上IP项目的无外乎中超和CBA,唯有这两个项目的版权好卖,但问题是,中超当初5年80亿的价格,本身就超出了现阶段中国体育市场的承受力,因为市场根本还没有那么大!虽然这个价格现在改成了10年110亿,但大家还只是在扛着干活罢了。”许绍连表示,在这种背景下,赢德体育做体育经纪具有一定挑战性,压力很大。

  据了解,赢德体育的体育经纪业务分为两大块,一块是做运动队经纪,一块是运动员个人的经纪。截止到目前为止,运动队经纪方面,赢德体育除了独家买断了中国女排的商业运营权,还同时是中国短道速滑队及中国羽毛球队的商业开发合作伙伴。与此同时,赢德体育与所有签约运动员,均采用服务+佣金的合作模式。

  “因为我们服务的运动员,以体制内的现役运动员为主,他们担负在奥运赛场为国争光的重任,管理体系也一切以队伍为主导,因此如何‘适时安排’运动员参加商业活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许绍连说,“虽然我不认为一名运动员参加了一次外部活动,就一定影响他的体育训练,但问题是,谁能为这万分之一的概率担责呢?”

  他认为,运动员在不偏废主业的情况下,可以去尝试一些娱乐性的东西。“有更多的人关注,是好事,不应该只让运动员充当为国争光以及正能量的化身而不能参加娱乐。”许绍连表示,文体不分家才是科学的。

  “现在,我们的体育自己分家太厉害,总是提心吊胆地担心运动员参加了公益节目,就会影响成绩,其实真的不是这样的,我觉得应该让运动员拥有更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一成不变。”他说。

  许绍连的顾虑并非空穴来风,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体育经纪始终带有强烈的事业性和体制性特征。

  “做中国的体育经纪比较累,做着做着,动作就可能变形了,”许绍连幽默地说,“经纪行业只有在正常的田地里才能正常发展,夹缝里生存的企业也有,但是不应该是常态。”

  他以赢德体育为例称:“赢德体育一直在不是很好的环境里面求生存和发展。”他感慨地说,两年多(包括成立赢德体育前的准备),他和团队经历了很多痛苦,遇到了很多问题,但现在还没有到举起双手宣布投降的时候。

  “不管路多难走,都要走下去。”他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带着镣铐跳舞,现在,如何跳好赢德体育这支舞是最重要的事。

  媒体人出身的他学会了不怨天尤人,不管环境多么恶劣,他都坦然面对,因为他深知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种镣铐先天存在,中国体育事业、奥运争光、金牌至上,都是在没有体育经纪公司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与其绕道而行,不如直击困难。”不过,他也自信地表示,赢德体育的发展进度,正在按计划行进,他说那是希望之光。

  很多人都说赢德体育背靠互联网巨头腾讯,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但许绍连不这么认为,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员工:“我们不是腾讯公司和腾讯体育,我们是赢德体育,是一家随时可能死掉的创业公司,同其他创业公司没有任何区别。”

  在他的影响下,潜移默化间大家的神经里都有“居安思危”的意识,每个人都有强烈的危机感,都会自觉思考:“我们是创业公司,一旦倒闭了怎么办?”

  身为创始人,许绍连更是清楚没有危机感的创业公司多么可怕。“赢德体育必须要有危机感,有了危机感,才会有狼性,失去狼性,也就失去未来。”他斩钉截铁地说。

  “坦率讲,自成立以来,腾讯公司并没有给赢德体育压力,也没有硬性的KPI,应该说我们得到了比较好的内部环境。”许绍连坦承,如果一开始,腾讯就设定目标,反而容易动作变形。

  不过,许绍连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他说:“我的内心至始至终都有紧迫感和压力,如果不给自己压力,不去市场上找错,公司很难成长。”

  2018年,在经济动能有所放缓的情况下,许绍连和赢德体育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2019年内外经济环境更加严峻,许绍连能否率领赢德体育逆势而上?

  “我不是经济学家,无法预言2019年比2018年更好或者更糟,不过我会忘记大环境的好与坏,而是专注于让团队做得更好,哪怕环境再糟糕,我也能交代。”直率的许绍连认为,与其把注意力放在经济环境上,不如多想想如何活下来。

  近几年在政策的感召下,体育产业涌现出了大批创业公司,但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公司并没有核心的产品和技术,有为数不少的创始人为了吸引投资,不惜夸大其词和说空话,用故事去蒙骗投资人,丑态毕露。

  许绍连极其反感这种行为,他认为创业者应该脚踏实地,而不是投机取巧和吹牛。他以赢德体育运营运动员微博为例说:“有的公司为了让数据好看一些,会去买点赞和评论,要不要也这么做呢?如果买,目的是什么?”

  许绍连的观点是,做事要实实在在,不能取巧,因为创业无法依靠走捷径获得成功。“这才是真正的体育逻辑。”不过他也坦承,前段时间同娱乐经纪人探讨,他们有不同的意见。

  “可能这是娱乐圈的游戏规则,但从我自身讲,我不仅是体育人,还是媒体人,有人说我抠,为了省钱,其实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价值观的问题,很累!”许绍连无奈地说,“你想踏踏实实地做事,所以没买,而别人买了,别人就显得好,这其间的痛苦,普通人可能感受不到,但这种痛苦和压力,是体育经纪公司必须要面对的事情。”

  客观地讲,许绍连的内心很煎熬:“假如因为我的坚持,带来了公司或某个业务没有发展,我是不是应该为自己的做法担责呢!”

  干实事,不说大话,是许绍连的座右铭,从赢德体育成立时他立下的三年军令状中,就可见一斑:第一年,容忍一定的业绩亏损;第二年,业绩要保证盈亏持平;第三年,要实现全年盈利。

  “第一年属于前期投入,适当亏损符合商业逻辑,而去年,赢德体育基本实现了预定目标,今年最低目标是要打平。”对他来说,任何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都是耍流氓。

  “2020年,赢德体育一定盈利,千万级是我的一个追求,我会把每一个阶段的最低具体目标设定下来,这是我的军令状,如果没达到,把我开掉,我没有任何意见。”许绍连一脸严肃地说。

  他认为军令状体现了一个人的本质,商业社会适者生存,不会给你很长时间,如果没有达到设定目标,就应该把位置让给别人,这才是对待生意应该有的态度。

  他说,“腾讯体育一直是稳扎稳打,赢德体育的前三年,采用的也是稳扎稳打。”

  据许绍连介绍,赢德体育目前分为经纪人版块、商业化版块和宣发版块。三个版块之间,人数最多的是宣发,占比40%;其次才是经纪人和商业化团队。

  “之所以,把更多的人力投向宣发,是因为对中国运动员的宣传还停留在赛事上,”许绍连着重说道,“赢德体育的经纪人都有相关资质,甚至目前全国唯一兼具国际足联和国际排练资质的体育经纪人,就在赢德体育。”

  据了解,赢德体育已经签约的运动员有20多个,分属田径、女排、短道速滑速度滑冰、羽毛球、自行车、攀岩等不同的运动项目。2019年,赢德体育将引进新的运动队,并计划开拓国际体育经纪在中国的市场开发。

  “毕竟在资源和平台上,赢德体育具备了一定优势,因此希望能在这个领域进行新的商业尝试,当然后续还会引进人,但不会急于进人,”许绍连在用人上有自己的标准,“只选择合适的、价值观相同的;反之,宁愿不进。”

  在赢德体育签约的运动员中不乏苏炳添、朱婷这样的TOP级体坛明星,如何把他们甚至20多人的经纪工作做好,是许绍连想的最多的一件事,也是赢德体育面临的巨大挑战。

  “苏炳添在最近几站比赛中,连续取得骄人战绩,我们认为他应该会成为中国体坛的新领军人物,”许绍连赞美签约运动员时,毫不吝惜词汇,“因为人种原因,黄皮肤人种在百米赛道全面超越黑人也许还不太现实,但个子不是很高的亚洲人,如何凭借频率优势,快速进入世界一流运动员之列的?这是我们一直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也正是基于苏炳添持续、稳定的高水平发挥,许绍连认为苏炳添有理由成为中国体坛新领军人物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对于签约的每一位运动员,赢德体育都一视同仁:你做好你的,我做好我们的。许绍连希望带给运动员一些现实的东西,希望合作伙伴能够意识到,赢德体育在用规范的心态做事,并通过和女排、短道速滑队以及其他运动队的合作,为中国体育经纪产业的规范和秩序尽微薄之力。

  经过一年多艰难创业,赢德体育目前已具备一定造血功能,但许绍连没有沾沾自喜而是认为距离既定目标还有差距,并且在实际的商业运营中公司遇到了诸多问题。

  “最大问题是,新公司的属性决定了客户群体有限,再加上国内体育营销氛围还没有形成,导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发生。”许绍连说。

  如何解决,许绍连给出了答案,赢德体育需要提高认知度,需要开拓客户资源,需要提升为运动队和运动员提供服务的深度和广度。

  另外,他也指出,由于国内体育市场还不健全和规范、体育经纪市场发育不成熟,体育经纪业尚未形成气候,而体育经纪行为的不规范又严重搅乱了体育市场。

  “虽然中国有数以百计的体育经纪人和公司,但专业的体育经纪人和经纪机构屈指可数,”许绍连认为,原因是经纪行为的非法律化和规范化还没有与国际接轨,“所以,中国体育经纪业尚处在起步阶段。”

  于是,做中国最规范的经纪公司成了赢德体育的愿景,为了达成愿景,赢德体育率先取消了中国运动员保底模式。保底模式是国内体育经纪刚起步时,市场上普遍采用的一种模式:为了保证运动员的利益,经纪公司在签约后首先需要支付一定数额的资金给对方。

  此前,赢德体育也做过中国运动员的保底模式,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许绍连发现保底模式违背体育经纪的初衷。

  “经纪公司是通过为运动员进行商业化拓展,赚取一定的服务佣金,与运动员商业化成功后所获得的巨大利润相比,佣金比例其实很低,如果采取保底模式,就意味着所有的商业风险都转嫁给了经纪公司,有违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商业原则。” 因此,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赢德体育取消了保底模式。

  “经纪公司拿着很低的佣金,面对的却是巨大的商业风险。”许绍连戏称,放眼全世界,都没有保底之说。加之,中国体育产业没有形成气候,绝大多数中国运动员的个体商业价值并不高,致使目前绝大多数采用保底模式的经纪公司都处于亏损。

  “虽然赢德体育过去一年里所签约的运动员都没出现亏损,但并不代表没有亏损或者过去一年多没有亏损,保底模式就是合理的。”对于保底运动员,许绍连的态度是,该放弃的就必须放弃。

  一些优秀的运动员听说赢德体育放弃了保底模式后,总是习惯拿其他经纪公司来两相对比。每逢这种情况,许绍连总会耐心地解释:“如果你认为保底很重要,你可以去签别的公司,但你要明白,如果你选择我为你服务,那就意味着,我不会放过任何让你价值最大化的机会。”

  对运动员而言,自己做商业化拓展不现实,毕竟运动员不是艺人,不可能一年365天都把时间花费在商业上。所以,其中的利弊得失,许绍连想得很明白:“运动员花在商业上的时间,既要刨除比赛时间,还要去掉训练时间,在接商业活动时,还要考虑正能量因素。”

  运动员真正能够进行商业的时间非常有限,这也就意味着运动员的商业价值,在未启动之前就被打了折扣。而且,采用保底模式的经纪公司更容易与运动员之间产生纷争。“据我所知,采用保底模式的经纪公司,屡屡与运动员发生纠纷,有些小公司因为保底,最后直接宣布倒闭。”而保底模式衍生出的两大伤害:对运动员和对产业的伤害,在许绍连看来更是弊大于利。

  许绍连说:“运动员总觉得保底是好事,旱涝保收,但保底发生风险后,谁来为他们买单呢?”

  但如果运动员签约赢德体育,我们一定会按照合同补偿。“退一步讲,赢德体育背后有腾讯公司做后盾和背书,而其他公司又如何保证这一点?”他说。

  赢德体育不做保底后,依然签约了不少运动员,甚至有些运动员,之前所在的经纪公司是有保底的。

  “这种情况下,我们会立即说清楚,为什么不保底,我们是为你提供服务,我们有机会赚钱的时候,一定会帮你赚钱。”许绍连说,从双方利益的角度考虑,赢德体育没有理由不帮签约运动员赚钱。

  赢德体育的愿景,是做中国最规范的经纪公司。许绍连心中的规范就是按照经纪和市场规律办事,而不是按照某个人的判断。

  “市场规律是什么?不能简单地局限于中国,保底是中国的规律和现状,但赢德体育发现,绝大多数保底的人其实都很痛苦。”虽然,丢掉保底模式,赢德体育短时间内会失去一些希望合作的运动员,这是损失,但长远来看,许绍连认为是好事。

  “如果这种模式在中国体育经纪行业里得到更多人的认同,我认为即使赢德体育做出了牺牲,这种牺牲也是值得的。”许绍连表情略显严肃地说。

  采访接近尾声时,笔者问许绍连,他最想说的一个词是什么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规范。

  “在中国体育经纪20年发展过程中,因为信息不对称,坑蒙拐骗的现象一直在行业里存在,各种问题也是俯拾皆是,因此中国体育经纪必须补上规范这一课。规范本来就是商业社会的基本逻辑,只有规范经营,体育经纪才有可能成为中国体育产业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重要一环,进而促进中国体育产业的良性发展。”许绍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