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新道教育网 > 体育发展 >
泡菜奶酪微笑国语版_新道教育网
日期:2019-10-08 06:51  作者:新道教育   字号:[]  视力保护色:

  无论非洲裔归化运动员为这片沙漠中的富饶国土带来多少荣耀,田径始终未能成为卡塔尔人心头的挚爱,足球才是。到访多哈一周有余,已记不清路过多少片被灯光点亮的球场,而唯一一次目睹成群的跑者则是某个日落时分在阿斯拜尔公园的湖边。

  公园毗邻本届世锦赛的举办地哈里发体育场,域内有着卡塔尔国内唯一的湖泊,以及众多波斯湾沿岸国家中最大规模的绿地,宛若绿洲,也藏着卡塔尔体育的野心。置身傍晚的阿斯拜尔公园,足以令人暂时忘怀平日里那种在烈日下闷热的窒息感,以湖泊为中心环绕,沿途尽是松软的健身步道、为极限运动爱好者打造的沙坡,以及丰富多样的健身器材。唯一的缺憾在于,对于多数当地市民而言,这始终只是纳凉散步的公园而已。

  “拥有大量闲暇时间,健身的参与度却低到无法想象”,这是卡塔尔奥委会在关于该国体育建设的报告中提及的核心矛盾,也是阿斯拜尔公园修建的核心意义。从2004年起,多哈就在城区内大兴土木,修建了大批针对市民群体的体育场地设施,但改变似乎并未如预想中的那般显著。在卡塔尔2030国家远景规划中,体育被置于极其重要的位置,在“以体育武装国家”的口号背后,是体育产业、群众体育与竞技体育并驾齐驱的发展目标。显然,从目前来看,卡塔尔略显停滞的群众体育,发展脚步还远不及投入即有回报的竞技体育与体育产业。

  见证了2006年亚运会与2019年田径世锦赛的哈里发体育场,三年后还将作为2022年足球世界杯的场馆投入使用,它与阿斯拜尔公园同属的阿斯拜尔地区,是卡塔尔体育的核心腹地。除了这两大地标以及一座为世界杯打造的六万人规模的足球场,阿斯拜尔地区的另一核心建筑则是集合了13种运动项目场馆的阿斯拜尔体育馆,而这正是大名鼎鼎的阿斯拜尔学院学员们日常训练之所。从足球、篮球到手球、田径,该学院已成为卡塔尔青训体系中的重要一环,也是早已向外界留下“金元体育”“归化浪潮”等刻板印象的卡塔尔体育时常为人忽略的另一面——卡塔尔体育拥有的不止是归化,为东道主摘得本届世锦赛唯一金牌的跳高名将巴西姆正是由该学院培养,由于苏丹血统,这位土生土长的多哈人曾多次被外界误认作归化运动员。当然,卡塔尔人疯狂的归化脚步并未停歇,作为移民国家,血统纯正的卡塔尔人只占据了该国总人口的不到八分之一,这也为卡塔尔的归化行为提供了相对温和的舆论环境。但与此同时,对于青训的极大投入,正在自下而上地改变该国的竞技体育生态。正如卡塔尔奥委会在报告中所提及的,该国在积极寻找体育领域的国家偶像,其中就包括了女性运动员偶像以及特殊群体运动员偶像。只不过,外界对其的印象大多仍停留在对于归化行为的依赖。

  为了在体育的“荒漠”中建起“绿洲”,这个富庶的中东国家不计成本,投入到青训、归化以及赛事的举办中去,也丝毫不在乎外界质疑的眼光。自2004年起,卡塔尔几乎就保持着每年两到三场国际性赛事的节奏,即便其中多数赛事在当地本无市场。本届世锦赛向劳工与学生赠送门票填充场面的剧情,其实在四年前就已发生,当年的手球世锦赛,卡塔尔方面甚至出资“邀请”外籍人士入场看球。为了2022年足球世界杯的举办,多哈到处都是建设地铁与酒店的工地,其北部甚至将凭空建起一座新城,以迎接预计150万球迷和游客的到来,这一数字甚至已超过了卡塔尔总人口的一半。

  从当初争夺足球世界杯举办权时的贿选风波,到大规模归化外籍运动员引发的伦理争议,卡塔尔的“金元体育”常年游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其以资本换取市场的粗暴作风也始终难为外界所接受。其中有着太多无法定论的是是非非,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卡塔尔政府长久以来所期盼的、以体育改变国家命运的效果正在逐步显现。得益于众多体育赛事的到来,多哈城外越来越多荒漠化的土地上建起高楼;因为在各类赛场的强势崛起,整个国家的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