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新道教育网 > 精彩瞬间 >
新世纪娱乐场_新道教育网
日期:2019-09-09 19:20  作者:新道教育   字号:[]  视力保护色: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叶无道亲吻着再没有恨意再没有倔强的楚楚小脸,眼睛里有着不为人知的悲哀,这个女人就是三年前那个将自己狠狠踩在脚下的女人,高傲,清高,对自己不屑一顾,背负着家族可悲的使命,用自己的身体和尊严换取家族的继续挥霍。也正是当年自己这份幼稚的仇恨,使得自己的潜力得到最大的激发,在一次次的生死相博中忍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为得就是能够活下来站在这个女人面前报复她当年的根本算不上背叛的背叛。

  “因为母亲是世人眼中最卑微的妓女,所以不被整个家族接受,为能够让母亲回到最爱的人身边,答应那个肮脏的家族的要求,成为我的女人。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的未婚妻不是处女的打击,选择了一条没有回头路的征途,爷爷,这一切,正是你最想我这个孙子最想做的吧?这一切,是不是你用整整二十多年时间来安排的给孙子下的一盘棋?” 叶无道坐在床头点燃一根烟,想到最后东方冷羽含有深意的那句话“你会对她负罪一生”,那双眸子释放着无与伦比的悲哀和深邃,轻轻抚摸着夏诗筠憔悴脆弱的脸庞,那双杀尽千万人也没有颤抖的手微微颤抖道:“原来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好好恨我,好不好?”叶无道把头埋在夏诗筠并不丰满却很完美的乳房之间喃喃道,那股芬芳令他沉醉。

  “嗯。”第一次毫无保留甘心献出玲珑身体的夏诗筠点头道,在这种雨夜中只有他才能带给她安全感。

  夏诗筠被叶无道这个动作撩拨了一下本来已经麻木的柔软心灵,眼眶湿润道:“疼,很疼,非常疼。”

  这次他走向那架钢琴,再没有人敢拦阻浑身阴暗气息的他,背对所有人,叶无道喃喃道:“诗筠,这曲《孟婆汤,是专门为你谱写的,我要让你哪怕喝了孟婆汤,下辈子都不会忘记对我的恨。”

  从他那修长如玉的指尖倾泻出一曲清雅哀伤入骨的悲歌,大厅中流溢着这曲充满东方意境的钢琴曲。不由自主地中止了拍卖,喧哗的大厅顿时宁静下来,浮躁的心境也都安详,感受到一种痛彻心扉的落拓。

  泪眼婆娑的夏诗筠轻轻哽咽起来,哪怕被叶无道占有身体的时候都没有哭出声的她,终于卸下那张执着的面具,潜然泪下如雨。

  “很久以前,一个人送给我的。”夏诗筠像是被勾起最深沉的记忆,眼神有些飘渺,这串琉理佛她并不是经常佩戴,只有每年的这段时间才开始戴起来,直到,桃花落尽。

  “很久,是多久。”叶无道的漆黑眼眸承载着满满的哀伤,这句话即像是询问,又像是在感叹。

  “九岁的时候。”夏诗筠苦笑道,她佩戴这串琉璃佛,似乎有种祭奠青春的悲苦意味。

  在她的印象中,他永远是最邪恶的,所以只有他欺负别人,她曾经端着酒杯亲眼见证他弹指间杀掉那么多刺客。

  在她的印象中,他永远是最强大的,所以从来没有弱者才有的失败,她曾经见到上海素帮的老大像一条狗一样卑躬屈膝地称呼他老大。

  坐在沙发上,他颤颤微微捧起那杯温热的水晶茶杯,如果不是这间总统房间的香气,谁都能够闻到一股血腥味。

  夏诗筠摇摇头,她觉得好累好疲倦,就像是天塌下来一样,以前她以为自己能够扛下任何事情地,可是当她看到那杯血茶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在遇到他之后就一直在自欺欺人,她是在乎他的。那和恨不恨没有关系。

  她喜欢他那种嚣张到骨子里的狂妄,喜欢他睥睨众生地样子,然后只朝她微微眨眼。坏坏微笑。

  她喜欢他吃饭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风度,也喜欢他在雷雨夜抱着她,喜欢他为她收敛起面对世人的轻佻面具。

  她终于承认她很贱,被那样践踏尊严后依然不可救药的在乎他,喜欢他。然后爱上他,可是这种爱真的好痛,好痛。痛彻心扉,痛得让她说不出话来。

  “不可以,爱了就是爱了。”抱着女儿的夏秋眠哽咽道,“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

  睡眼朦胧的夏诗筠哦了一声后揉了揉眼睛,看见近在咫尺的叶无道这张脸庞后,心中的所有委屈和恐惧都化作倔强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知道杨凝冰不愿意见到她,她便在这病房外面守候,夏诗筠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是她知道要是不这么做,她会崩溃,会窒息。

  “饿了没有?”叶无道伸出手温暖夏诗筠冰凉的脸颊,这么冷的天怎么可以在外面就这样睡觉。夏诗筠摇摇头,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还恨我吗?”

  叶无道停下脚步,拉起夏诗筠被冻红的双手,用他的双手去温暖她的手,低头哀伤道:“那就是恨了,这样很好,可以简单的活着,我不想你复杂的活着,那样太累了,我知道,因为我就是这样活着的,一直都是。”

  眼神温柔醉人的他摸着夏诗筠垂下来的头发,用一种异样温暖的哽咽声音道:“诗筠,等你有时间了,我答应你,这次北上,只要我活着回来,一定给你要一树桃花。你要是觉得一树不够,那就给你摇整座桃圆的桃花。”

  叶无道停顿了一下,那从不为苍生流泪的眼眶破天荒湿润起来,微笑着颤声道:“如果我像当年那样再次失约,那我下辈子再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