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新道教育网 > 教育科研 >
盛世国际集团_新道教育
日期:2019-07-09 22:15  作者:新道教育   字号:[]  视力保护色:

  “我第一次进课题组,听组会,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北京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张萌(化名)说。像张萌一样,本科生参与科研,加入课题组,走进实验室,正变得越来越普遍。现在,勇闯科研丛林的本科生越来越多。尽管初衷积极、动力充足,但真正走入科研丛林之后,不少本科生有些迷茫,一些带本科生做科研的导师也心存困惑。到底本科生应该如何做科研,大家似乎都在摸索。

  “我第一次进课题组,听组会,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北京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张萌(化名)说。像张萌一样,本科生参与科研,加入课题组,走进实验室,正变得越来越普遍。现在,勇闯科研丛林的本科生越来越多。尽管初衷积极、动力充足,但真正走入科研丛林之后,不少本科生有些迷茫,一些带本科生做科研的导师也心存困惑。到底本科生应该如何做科研,大家似乎都在摸索。

  本科生是否应该做科研,一直是有争议的。反对方认为,本科生大多基础不牢,逻辑思维能力通常不够强,还未达到做科研所需要的基本条件,所以,要求本科生做科研有“拔苗助长”之嫌。而支持方则表示,补上本科阶段科研意识和能力培养的缺失,便有可能固化大学生科研基础,为以后给社会和国家创造价值提供有力支撑。

  也正是基于这一思路,2018年9月,教育部发布的《教育部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指出,推动国家级、省部级科研基地向本科生开放,为本科生参与科研创造条件,推动学生早进课题、早进实验室、早进团队,将最新科研成果及时转化为教育教学内容,以高水平科学研究支撑高质量本科人才培养。

  我认为,这样的规定是符合现实需要的,也是时代大势所趋。但也要认识到,本科生做科研的现实局限性,是真实存在的问题,无法忽略,迷茫与焦虑也是正常反应。不过,两者并非天然对立,可以通过一系列举措疏解,并实现一种相对平衡:在追求科研的路上,放大科研的价值和魅力,使参与者放下迷茫焦虑,与科研更好融合,进而坚定走向未来。

  本科生做科研与否,本身就应该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既要看学生的意愿,也要看教授的态度,而不是强制或者盲从。有了这样的双向选择,本科生闯科研“失控”的概率也会相对小一些。

  当然,这样的双向选择只是基本前提。毕竟很多学生在报名做科研时,往往都是一腔热血,不少人经过一段时间磨砺后,往往心力交瘁,或者直接退出。其实,任何年龄段的人,做科研都存在一定局限性,所以有局限性不可怕,可怕的是找不到方法去克服。现实中,不能只给本科生做科研的政策环境,却不为本科生量身定做一套科学合理的科研培养机制。

  这套机制,要遵循实事求是和循序渐进的原则,既要保证科研培养内容和本科生自身专业基础相适应,又要进一步加强导师的教育责任,呵护本科生的科研初心,而不是将培养研究生的机制直接照搬过来。

  有了这样一套机制,本科生对科研的兴趣才能真正养成,他们的一腔热血才能不浪费。即便最终未能成功,也有一定价值和意义。(默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