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新道教育网 > 教育科研 >
nba投注量网站_新道教育
日期:2019-05-01 11:20  作者:新道教育   字号:[]  视力保护色:

  2016级自动化学院博士生,师从曹进德院士(IEEE Fellow)。2009-2016年间,分别在在东南大学计算机软件学院、数学学院(免试)获得工学学士、理学硕士学位,硕士期间成绩年级第一。2016年—至今,跨专业免试在自动化学院攻读控制工程专业博士学位,并获CSC资助赴澳大利亚墨尔本RMIT大学公派联合培养一年,外导为余星火教授(IEEE Fellow),联培期间撰写论文四篇,多次参加墨尔本中国大使馆教育组以及东南大学校友会活动。

  研究生期间,已发表SCI/EI 论文近十篇,其中一作中科院一区论文三篇,发表在IEEE Trans. Cybern.,IEEE Trans. Ind. Informat. 国际顶刊上;在审/修论文四篇,受理/授权专利四项,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两次,作为主要参与人员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面上项目四项,担任多个SCI国际期刊审稿人。研究生期间,两次获得研究生“国家奖学金”(2015,2018),两次获得博士学业奖学金二等资助(2017,2018),获得江苏电力奖学金(2015),荣获东南大学“优秀研究生员”、“三好研究生”,“优秀高等数学助教”等荣誉称号。在校期间,曾担任“学习委员”、院研会“体育部长”、校内实习“项目经理”等职务,曾在江苏智通、中国电科院(南京)实习累计达18个月。

  Q:我们了解到您先后获得东南大学计算机软件学院、数学学院获得学士、硕士学位,并跨专业攻读自动化学院工程专业博士学位,在这些过程中您从不同专业的学习中有哪些特别的专业特质?

  A:首先,软件学院更加注重编程实践能力,对人的逻辑思维性要求比较高。数学注重抽象归纳能力,使人站在一个更高的思维高度去审视和思考一些问题。而自动化学院控制相关专业讲究从系统科学角度去观察和改造事物。不同阶段的学习使我各方面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在本科软件项目实践中,让我学习到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现代许多伟大的项目都是成千上万的人合作的结果,个人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通过系统的数学学习和训练,让我对从前一些知识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从统一的观点去解决问题,尝试发现自然现象背后的一些本质原理,对其他学科的学习也垫底了坚实理论基石。控制学科的学习让我学会了从整体的思维去认识和观察世界,摒弃片面和孤立的观点。正如人的各部分器官,只有通过相互协调才能完成大脑下发的任务。

  当然,在学科交叉的大背景下,这些学科都有相通之处,例如东南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就是在计算机、数学、系统科学等学科交叉的产物。此外,伟大导师马克思曾说过任何科学学科的成熟都是建立在数学学科基础上。正所谓数学是“无用之大用”。例如,伟大的计算机鼻祖图灵大师同时也是一个数学家,当代著名计算机专家“图灵”奖得主高纳德就是数学博士毕业,控制论大师维纳也是一个应用数学奇才,还有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电影《美丽心灵》主角纳什学生期间就曾痴迷于数学研究等等。

  您作为横跨这么多专业地学生,促使您做出这样选择的原因是什么?这样的经历对您的影响有哪些?

  简单来讲,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兴趣和机遇。我本人读高中的时候就对数学和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自己平常会买些相关的书籍,当时对买的一本《几何原本》爱不释手,也时常让读大学的兄长帮我带些数学方面的书籍。不过,在大学填志愿的时候,由于自己意志不坚定,在一位表哥的鼓动下填报了软件工程专业,也许是出于毕业好找工作的考虑吧。在进入大学后,通过几年的专业学习,自己成绩还算可以,期间也曾在软件公司实习过,但总觉得那种单调的编程、测试工作没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最后,通过层层面试获得了计算机学院的保研资格。不过,由于自己一直想做些交叉学科的研究工作,希望能够系统地学习一些当代高深的数学理论。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圆梦,证明自己。即便自己大学背负几万的学业贷款,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下定决心放弃了本院的保研,并主动联系了数学学院曹进德教授,跨专业转入数学学院攻读硕士。在这里非常感谢曹老师的提携和认可。在研一学习阶段,我选修了近四十学分专业课来夯实自己的数学基础,对每门课都发自内心地热爱。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最终专业课成绩年级第一,并获得一些荣誉和奖励,包括研究生国家奖学金,并用这笔钱还了学业贷款(笑)。在研二,我结束了课程的学习,并有幸加入到了电科院一个千人项目课题组,从事电网频率和负荷控制相关研究工作。期间,向专业人士学到了些电网和控制理论相关知识。由此,对当代控制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尝试将数学理论与应用相结合。

  于是,在硕士结束后,跨专业到自动化学院控制专业攻读博士,发表了一些成果,并获得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回顾在东大的十年学习时光,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在这里,感谢不同学院教授我知识的每位老师,这些学习经历和训练是我一生享用的财富,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真正的兴趣所在和今后要努力的方向。同时,也让我学会了敢于同现实和命运抗争。只有积极为自己争取,才能实现自我价值。正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最后,希望高校减少一些跨专业选择上的壁垒,也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够坚持自己的梦想,希望社会上少些“沈大师”(笑)。

  Q:您不仅有较多的论文成果,在专利方面也取得不错成绩,那在您看来他们有哪些共通之处?又有哪些不同?您对自己接下来的发展方向大概有怎样的规划呢?

  A:在博士期间,我选择了分布式网络优化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这是一个信息、数学和控制交叉的一个领域,仍有许多理论和问题需要研究。博士期间写了几篇期刊论文和发明专利,数量不算太多,不过期刊级别还可以,基本都是一区杂志。当前国内的论文数量已经很多,不过质量还有待提升。

  专利和论文的共性在于其中的方法都是前人没有发表过的。很多专利都是在论文成稿前写的,专利写作对于一个工科学生应该比较容易,只要你有个好的想法或点子,并且是其他人没写过的东西,你都可以去尝试写个专利,剩下的就交给专利代理机构帮你处理。

  与专利不同,期刊论文需要你对所研究课题进行充分的调研,然后针对一些存在的问题提出创新性地解决方案,并进行理论证明和仿真验证、对比来说明你的方法的优越性。一般来讲,一篇IEEE文章从写作到接收至少需要半年,然后到正式发表可能需要一、两年。所以,对于一位需要论文发表的博士来讲还是蛮有压力的。庆幸的是,我们课题组一直从事复杂网络和分布式控制相关研究,在导师曹进德院士的指导下我很快地进入到了这个领域,并结合自己的教育背景做出一些工作。对未来,我想博士毕业后继续在高校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结合自己的经历在信息、数学和控制交叉方向做些理论和应用研究,例如网络空间安全以及人工智能等领域。

  曾获江苏省普通高校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东南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基金和国家留学基金委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联合培养博士生项目基金资助。获得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硕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和英国皇家物理学会杰出学生奖。发表21篇SCI收录论文,其中第一作者和共同第一作者9篇(其中包括J. Am. Chem. Soc.、J. Mater. Chem. A 等优秀期刊),总影响因子96.832,总引用次数145次,h指数8。

  Q:作为一名基础学科的科研人员,您在研究中获得的成功颇丰,您认为在研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对科研生活的个人理解以及感受吗?

  A;我觉得科研中最重要的是坚持吧。科研和平时的学习不同,科研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一方面来源于我们研究的对象在研究之前是未知的,我们无法预计结果;另一方面由于我们观测的手段并不完美,作为人我们也经常出现错误,这些体系之外的不确定性也会使研究结果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大。

  科研生活中充满着困难,当然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我觉得还是需要信心,坚持下去。

  Q: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或者您有木有一些比较难熬的科研阶段?您又是怎么处理解决的呢?

  A:当然有啊。科研中经常会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也会遇到文章被拒、科研进度缓慢,每天压力都很大。科研中的压力我想了想来自于以下方面吧,自己课题无法工科、发不出满意的论文、无法毕业、看别人发出了满意的论文。可以从以下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1)忍着+自我调节心态。这个时候,内心强大就显得尤为重要。所谓抗压能力的体现吧!

  (2) 专注。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相信终有一天会看到光明。毕竟你干的事仅仅是发篇论文,而不是改变世界、得个诺奖……

  (3)坚定信念。除了坚定自己可以突破之外,还要坚信:无论选择哪条路,想做出成绩都是要付出血与泪的。这是人生,人生就是快乐与痛苦交织在一起的。无论做什么,恐怕都难逃快乐与痛苦。

  具体地,我一般都会给自己放一天假,去市区逛逛,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第二天整理下思绪,重新回到之前的问题中,多调研相关的文献。

  Q:读研以来您最开心的瞬间有哪些?您对自己的发展有哪些期许?是什么支撑您持续进行基础学科研究?

  A:读研以来最开心的瞬间当然是文章被接收的时候,当然也有攻克一个难题的时候。我计划博士毕业后去海外再做两年博士后吧,然后回国找个教职。我觉得还是自己的兴趣来支撑自己的科研吧。如果没有把搞科研当成兴趣,只当成了赚钱的方式,反而会觉得搞科研这个过程是很累的。

  在研究生开学典礼上作为在校生代表分享学习生活体验,已发表论文25篇,总影响因子255.741。一作4篇,影响因子均大于10,其中一篇发表在Nature子刊Nature Protocols上;共同第一作者5篇,一作影响因子总和超100。申请2项专利。

  研究生期间获得的奖励和荣誉称号8次,包括国家奖学金、宝钢优秀学生奖、吴健雄生医奖学金、东南大学三好研究生等等。主持和参与过东南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培育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江苏省杰出青年基金项目等。

  生活中兴趣不少,爱听歌,爱画画,爱写字,爱手工,爱所有具有美感的事物;喜欢一切充满逻辑感的事物,享受解谜的过程;有幽默细胞,思维比较跳跃,联想和想象能力丰富。风格多变,涉猎广泛,她希望自己什么都知道一点,这些大概都来源于自身的好奇心吧。

  Q: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了解到您在生物医学工程领域有许多成果,能谈谈你认为在做科研的时候应当注重什么?又是什么动力促使您在学术的道路上不断前进?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学习生活体验。

  A:感谢!科研注定是一条曲折的道路,往往伴随着一次次的失败和挫折,好比解题,我们总会遇到许多的困难,有时甚至会掉入陷阱。这个时候需要我们静心、专注、勤奋。静心许我们冷静的头脑,给我们抽丝剥茧的能力,突破困难的束缚寻找到解决方法;专注赋予我们执着和勇气,还能给我们带来把握全局的能力,从一个切入点深挖至一个面,而不至于局限眼前停滞不前;勤奋是将所有的思考付诸实践,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努力终会有回报的。如果问我学术道路上的前进动力,那可能是对于未知的好奇和对于收获的喜悦。好奇于未知,提起了我探索的兴趣和勇气;努力后收获的喜悦,让我此前的耕耘有了价值,正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Q:我们了解到您说到学习生活中遇到不少良师益友,给予了自己许多帮助和支持。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具体是在什么事情中您受到了什么样的帮助和启发,同时有了什么样的收获和成长吗?

  A:良师益友、收益匪浅。我的导师赵远锦教授和实验室的小伙伴们在我的学习生活中给予的帮助和支持有很多很多,已经不能简单举个例子说明了。总之,每当实验出现瓶颈而停滞的时候,与身边小伙伴们的交流让我寻找到了可能突破的方向,他们勤奋刻苦的样子也激励了我不要放弃;而当课题的整体设计和路线出现偏差,甚至是我开始钻牛角尖的时候,导师的点拨及时指明了方向,让我摆脱桎梏。导师也时常鼓励我们观察生活,从自然界从生活中寻找科研的灵感,探索精巧未知的结构;不同专业背景的同学们汇聚而成的课题组让我们能够更加全面的体会到学科的交叉和融合,不同思路不同想法碰撞而出的火花,也推动着大家不断成长。

  Q:在科研之余,您还说到您生活中兴趣爱好广泛,爱听歌,爱画画,爱写字,爱手工。能否说说这些爱好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您的爱好和习惯对个人有什么良好的影响?如果可以的话能否给我们展示一下绘画或手工作品

  A:这些爱好可以帮助我静心,培养我的耐性,提高我的专注度,同时锻炼我的动手能力,这些在科研生活中也是不可或缺的。广泛的爱好和规律的作息增添了原本较为枯燥的科研生活的色彩,而沉浸于爱好之中同样能够磨炼自己的毅力,正是在这种张弛有度的氛围之下,思想的维度得到了拓宽,劳逸结合可以明显的提高工作效率。

  2015级伦理学专业博士生,师从王钰教授。2017年10月至2019年1月,受2017年国家公派留学基金项目资助,赴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联合培养,期间发表第一作者SCI论文一篇,影响因子为1.859,在HISTORY & PHILOSOPHY OF SCIENCE 学科62种SCI期刊中排名第4。发表CSSCI论文一篇,入选“国家社科基金基础类重大项目代表性成果目录”。主持主持承担江苏省普通高校学术学位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1项,参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2项,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项。

  有志于学,专注于哲学。陕西师范大学(本科)、大连理工大学(硕士)、东南大学(博士)、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联合培养),从西北,到东北,到东南,到欧洲,时光流转,地点变换,一路漂泊,却从未改变学术的志向一—哲学。

  立足于实践。参与企业廉洁教育读本的编写,“彬彬有礼南京人”南京市民文明规范制定的研讨工作等。

  Q: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了解到您在哲学方面不断钻研,有志于学且专注于哲学,并顺利在国际顶级期刊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thics 上发表了文章。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下发文章的心路历程吧。

  A:其实,我与这本期刊“相识已久”。因为主要研究方向是工程伦理,我会搜索阅读大量相关的文献资料,而我发现平时读到的很多大牛的文章,都来源于这本期刊,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thics也就成为了我考虑发表时的理想选择。然而,要在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文章,必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论文选题到最终收稿,我是以马拉松长跑的心态,“一步一个脚印完成的”。

  博导王珏教授的理念一直激励着我。王老师常说,“要考虑我们做的研究能给知识领域做什么增量”。走出国门,我时刻期待着我们的中国哲学,作为一种非西方视角也可以为学术共同体提供一点新的东西。外导Neelke Doorn教授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她对中国伦理与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鉴于工程实践的全球化与工程伦理教育的多样化需求,工程伦理学的非西方视角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将儒家伦理引入工程伦理的研究,是国际工程伦理学界亟需的创新视角,可以有效推进工程师的文化包容性伦理教育。从论文选题到论文成稿,修改,录用,我对学术研究的认识着实发生从我如何运用现有的理论解决问题到我能为当前学术界做出什么理论贡献,即理论套用到理论推进的转变。

  另外,我的文章是儒家视角,但是在国外没有那么多的中文资料,电子资料的查找着实不易,儒家经典的译本也是五花八门,良莠不齐。在终于在完成论文投稿后,面对长达4页的修改建议,我没有气馁,没有松懈,甚至没有犹豫和担心的时间,迅速着手开始修改。在一遍遍的修改后,2019年1月,这篇倾注了我大量心力的论文,终于被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thics录用。我认为,精益求精,既是磨砺,更是礼物。

  Q:我们知道人文类专业的学术研究特别需要厚积薄发,功夫都在平时的阅读和思考。那么请你分享一下平时的学习习惯吧。另外又是什么给了你学术创作的灵感和动力?

  A:我的办公桌上堆着一摞厚厚的文献资料,贴满了笔记标签便条,这些无言的纸墨陪伴我度过了无数时光。办公室里的只是一部分,我住的地方还有一部分。回国的时候我很舍不得,想一起带回去,但它们实在太重了,最后还是没能带回来。

  同时,必须承认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长期且大量的文献阅读积累,是很有裨益的。学科背景和知识储备是很重要的。有储备才能抓住灵感,再串联成体系。学术创作固然需要灵感,但没有长期的积累和沉淀,就没有内化于心的知识体系,可能就不会予灵感以出口。

  在写作论文时,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给我了思想火花,我忽然想起《乡土中国》里提到的人伦、家庭,对我的文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解释角度。这绝不是纯粹的偶然和运气,是预先支付了漫长时间的努力,才会碰巧遇到在不知道某个瞬间等待着的、一闪而过的灵感共鸣。比起电子资料,我更偏好把文献资料打印出来,方便做笔记批注,如果会用文献计量软件,效率会高一些。

  同时,自由是灵感的发源地,但也是松懈和委顿的温床。在这样的环境下,更需要明确的自我规划和自律意识。

  Q:我们了解到您在学术科研之余也有丰富的业余爱好,譬如阅读、跑步、旅行等等。请谈谈您的爱好给您的生活带来了什么?顺便可以和我们分享下您有趣的生活片段吗?

  A:我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我喜欢跑步,哪怕在荷兰留学期间也不例外,这也是我解压的一种方式。做饭和养花是我的两大爱好。作为一个北方人,我热爱馒头、花卷、包子、饺子、春饼、馅饼各类面食,只要能想到,我就试着去做好。从荷兰回国的临别之际,我和外导互赠礼物,还给外导包了一次自己做的饺子。

  在荷兰留学期间,我也有过几次“冲动”的经历。即将回国前,我决定一个人乘飞机去芬兰追极光,开启了一场一个人的旅行。 一个人是会感到孤独,但我运气很好,去了之后正好遇到了7个中国留学生,并幸运地捕捉到了极北之国梦幻绚丽的独特美景。还有一次,我骑行了80公里,去参加当地的郁金香节。在荷兰,郁金香节是个盛大而美丽的节日。有朋友提议乘火车,但正逢旅游旺季,火车拥挤不堪,于是,我决定骑自行车去,7人骑行40公里抵达,返程只剩了3人,但我坚持完成了自己的目标,而且最后和乘火车的朋友同时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