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新道教育网 > 教师培训 >
新锦江大酒店_新道教育网
日期:2019-05-01 11:23  作者:新道教育   字号:[]  视力保护色:

  原标题:95后乡村教师刘畅:课堂上我是一名新手教师,课堂外我也爱美,也会打游戏

  看点:2018年9月3日,吉林省大安市四棵树乡第二中心校来了一位年轻的女老师。这是这所交通不便,资源匮乏,师资老龄化严重的小学近几年来第一次有新的老师加入,她也成为学校唯一一位90后教师。

  她是刘畅,出生于吉林白城,是一个善良、阳光、美丽的姑娘,因为对老师这一职业的喜爱,高考结束后她不顾家人反对报考了“免费师范生”计划。2018年1月,她从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入选首届“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从吉林师范大学后,就进入四棵树乡第二中心校工作。

  作为一名“新手教师”,刘畅肯努力,有爱心,有耐心。作为一名“95后”,她延展了我们对传统乡村教师的刻板印象,会打游戏,也爱美,喜欢追剧,让人感觉真实又充满希望。

  刘畅出生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但是为了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父母从小就将她送到城里读书,他们自己则过上了以打零工为主的生活。

  异乡求学,刘畅几乎一直是班上家庭条件最差的那一个。那时候,小学班主任孙老师对她学习和生活上的关怀对她来说就像干涸已久的土地得到雨水的滋润,也许从那时起,一颗关于爱与奉献的“种子”就已埋在她的心底。

  “孙老师对我真的非常照顾,甚至帮我父母找工作,班里有贫困生资助也总是首先想到我,在他那里我感受到了来自老师的关爱,从那以后我对教师这一职业都有着莫名的好感。”谈起来小学老师,刘畅至今还是满眼感激。

  2014年高考结束后,刘畅不顾家人的反对报考了吉林省“免费师范生”计划,这意味着大学毕业后她至少要在农村学校工作十年。“接到签约电话的那一刻我没有丝毫迟疑,因为成为一名教师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乡村学校正是实现我人生价值的地方。”

  “我们就是从农村出来的,难道供你上完大学之后,你还要再回到农村去吗?”父母的想法并不自私,刘畅理解他们:作为父母,最在意的除了害怕孩子受苦,无非就是希望孩子离家近一些。

  但是刘畅最终还是选择提前将自己未来十多年的人生轨迹与乡村教师连接在一起。

  “也许,我的到来无法改变乡村教育的现状,但我希望我的存在可以让更多的孩子少些在外求学的辛苦,让他们的父母少些背井离乡的心酸。这就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吧。”刘畅说。

  2018年9月3日,刘畅第一次来到大安市四棵树乡第二中心校。这是一所农村小规模学校,学生人数不足90人,老师41人,学校距离乡镇较远,交通不便,师资呈老龄化,缺少青年教师。

  尽管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是乡村学校的环境和眼前遇到的问题还是让刘畅感觉到心理上的落差。

  “在我无数次的想象中,当走上讲台的那一刻,下满应该满满当当都是孩子, 但是当我刚进入村小时教的学前班只有4个孩子,现在教的5年级班也只有8个孩子。当你精心准备了一堂课,面对的却是4个或者8个孩子的时候,当时心里感觉还是有一点点落差的。”刘畅说。

  和孩子们接触久了,刘畅慢慢发现学校里的孩子很多都是留守儿童、单亲家庭和重组家庭。“因为学校离大安市区不是特别远,很多有条件的家长都把孩子送到了城里的学校,剩下的孩子基本都是村里条件最差的,很多孩子显得有些孤僻,成绩落后, 不爱说话,这些孩子都是最需要我的。”

  如今,看着课堂上大声朗读课文、积极举手抢答问题的孩子,我们很难想象他们曾经会内向、不喜欢说话。

  陈旭的父母离异,他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从刘畅来到班级的第一天,刘畅就注意到了这个孩子,并且给了他很多的关注,大课间的时候也拉着他跟同学们一起玩呼啦圈。“这半年时间他的变化还是非常大的,刚开始的时候他连本子都没有,也不认真听讲,到现在已经能主动回答问题,和其他同学一起做游戏了。”刘畅介绍。

  针对农村孩子基础较差,性格内向的问题,刘畅的语文课堂会着重强调学生参与到课堂中来,培养学生的的自学能力和合作学习的能力。“而不是老师一直讲,学生一直听。”

  除此之外,为了让孩子更好的理解课文,刘畅也经常会想一些奇妙的点子。在讲贾平凹的《一只贝》一文时,刘畅为了让孩子们更加真实的了解什么是贝壳,就在网上买了一袋贝壳让孩子们去触摸。“我希望他们能记住第一次摸到贝壳是什么感觉,而不是用语言或者图片告诉他们什么是贝壳。”在讲《鸟的天堂》一文时,她会在PPT中加入鸟叫的声音,把孩子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课堂上。在日常的教学中,刘畅会从课外阅读题入手,发挥图书角的功能,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和阅读兴趣。

  刘畅对自己的评价是课堂上严格的老师,课堂外融洽的朋友。“上课的时候还是挺严格的,因为有些学生的学习习惯、行为习惯很不好,所以要去不断纠正他们的习惯。”但是在课下的时候她会跟孩子们一起玩,跟孩子们打成一片。

  刘畅经常说自己是一名“新手老师”,他也像一名“新手”一样保持着学习的心态。刘畅本科期间学的是学前教育专业,但是在来到学校不就他就被调到了小学5年级的教学岗位。

  “刚开始有一小段时间也是有些迷茫的。”刘畅坦言。于是,在工作之余刘畅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开始疯狂的补习小学教学的知识。“我在网上找到了清华附小窦桂梅校长等专家的上课视频观看,每周都会参加‘马云师范生计划’的线上学习和社群互动,不断的阅读相关书籍,虽然很多问题我不懂但至少我有学习的态度。我想这也是我能入选‘马云师范生计划’的原因。”

  据了解,“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旨在发现并培养未来乡村教育家,助力乡村新教师。每年评选100位投身乡村教育的师范毕业生,并提供持续5年、共计10万元的现金资助和专业发展机会,帮助他们实现个人价值。

  谈到刘畅,四棵树乡第二中心校教学副校长张占武赞不绝口。“这个孩子有理想,对乡村老师有种特殊的情感,对乡村教育有情怀;在工作中非常沉稳,有灵性,喜欢学习,有上进心;他的课堂总是充满活力,和孩子们之间也相处的非常融洽。”

  “95后”与“乡村教师”,对于不经意间贴在自己身上的这两个标签,刘畅坦言她并不在意,“而且‘95后’与‘乡村教师’也并不矛盾。

  “爱美、 关注电子产品、喜欢网购、空闲时间会打游戏…… 95后身上的这些特质在我身上都有,但是作为一名教师的特质在我身上也会有,我觉得最重要的平衡。”所以在学校期间,刘畅会格外注意自己的着装、仪表是否符合自己教师的身份,但是在节假日她也会有自己的生活。“追当下热门的电视剧,打会儿游戏,网上买点儿日常用品。”

  由于四棵树乡第二中心校距离白城有100多公里,所以刘畅只能在大安市租房生活,每天蹭同事的车上下班。

  “刚来到这边的时候晚上会很害怕不敢出去,有时候还会做噩梦,在这里我没有亲戚朋友,一个人租房子,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上班,还是挺孤单的。”刘畅说道,“但是同事们都非常关心我,有人给我带早餐,带饺子,还有同事每天捎着我上下班。”

  她用自己的爱和奉献温暖着孩子们,孩子们也在不经意间温暖着她。学生一句关心的话或者一个贴心的举动,都让她感动不已。“有一次我感冒发烧坐在教室后面,下课之后孩子们都围过来问我怎么了,陈旭突然对大家说‘快散开,一会儿老师快透不过起来了’,当时就感觉很温暖。有时候我出去听课,第二天到学校之后学生们会问‘老师你去干什么了,我都想你了’, 总之感觉自己在学生心目中变得更重要了。”刘畅略带自豪的说。

  “刘畅每周要上15节课,非常的务实,一点也不浮躁,把心思完全放到教学上,是一个非常上进,充满阳光,充满正能量的孩子,她的到来给学校带来了新鲜的空气。”四棵树乡第二中心校职务主任杜英英说道。

  刘畅非常喜欢作家史铁生,小时候度过很多史铁生的文章。之所以喜欢史铁生是因为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些文字中的乐观与坚强。“我喜欢乐观、坚强这两个品质, 虽然史铁生也迷茫过、愤怒过、抱怨过,但是即便遇到再大的困难他也没有放弃。只要乐观一些,积极一些,办法总比困难多。”

  她也给青年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无论选择乡村还是城市,都要坚持自己最想做的事,大城市有大城市的辛苦,小地方有小地方的不容易。“青年人最重要的是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困难, 还要有战胜这些困难的勇气,要有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

  在刘畅看来,语文课堂和其它课相比,承担着更多育人的功能。在语文课堂上会“接触”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人生。在讲解课文的同时,她也会在传递给孩子们成长的经验与做人的道理。例如在讲授《藏羚羊的跪拜》一文时,她会引导孩子们感受母爱的伟大。

  在平常的教学当中刘畅也会非常她一直强调,“第一永远只有一个,不是每个孩子都要当第一,孩子们首先要学会做人。”

  “每个老师都希望桃李满天下,我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看到学生的进步,看到他们的成长。作为乡村教育的新鲜血液,我需要的不是三分钟热度,而是努力为乡村学校注入新的力量,带去新的理念。未来,我希望自己尽快在学习中成长起来,早日完成从新手教师到教师的转变。”刘畅说道。

  1919年5月4日,青年学生组织的“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它既是一个崭新时代的开端,也是一个没落时代的终局。为了纪念这场以北京青年学生为主的爱国运动,5月4日被定义为青年节。

  历史的滚滚车轮在华夏大地隆隆而过,中国青年对于“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追求却是前赴后继、百年不渝。对青年而言,“五四”背后是勇于探索、敢于创新、忧国忧民、追求个性解放的精神, 是一种朝气、锐气与正气。

  为此,搜狐教育推出《百年五四·致青春》特别策划,针对当下青年一代的困惑与思考,我们寻找优秀青年,分享他们关于成长的故事,记录他们的成长印记。希望全社会通过这些优秀青年的思想和行动,看到中国青年的良好精神面貌。